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特朗普到访加州:两年内基本建成近400英里边境墙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郑文慧 9月15日,香港特区立法会反对派议员许智峰涉嫌“阻差办公”,在北角被警方带走。事发时警方正在截查可疑人士,许智峰上前与警方争执,随后被警方拘捕并带上警车。

9月15日,香港特区立法会反对派议员许智峰涉嫌“阻差办公”,在北角被警方带走。事发时警方正在截查可疑人士,许智峰上前与警方争执,随后被警方拘捕并带上警车。

在近期香港修例风波中,许智峰也是“纵暴派”的“急先锋”,不但极力煽动暴徒进行无差别暴力袭击,而且自恃“立法会议员”身份为暴徒的非法行径狡辩,甚至向暴徒“支招”对抗警方执法。

现年37岁的许智峰自称是“热血白鸽”,实际上却隐藏着一颗“鹰犬”之心。

早年巴结上“港独”头目黎智英等人后,作为“港独”势力安插在立法会的一颗棋子,许智峰“逢会必闹,逢吵必打”,一路“疯言疯行”破坏政府运行秩序,以暴力乱政的方式宣扬“港独”,被港人讽刺为“黎智英的一条走狗”。

无视暴徒恶行诋毁警方 假扮“法律专家”为暴徒“支招”

香港修例风波以来,许智峰及多名立法会反对派议员无视暴徒非法行径,反而抹黑警察的执法行为。

8月13日,香港机场发生禁锢游客和记者事件,并发生暴徒殴打、侮辱普通市民等恶行,令公众愤怒。对此,许智峰狡辩称,暴徒行为是否违法“要问律师意见”,但自己会“先谴责警方”。

8月31日,许智峰又现身暴乱现场,假扮“法律专家”为暴徒“支招”。

当晚,香港暴徒在港岛区多处聚集,并冲击特区政府、警察总部等地。许智峰拿着“大声公”(喇叭)教唆暴徒对抗警方执法,“不要向警方交代任何事,不要对警方说任何话”。

一名警察见状,上前问许智峰是不是被捕暴徒的律师,许智峰对此避而不答,反而无理地质问警方,“你是在代表你的指挥官跟我说话吗?”警察回应称,“我不用代表指挥官,我是警察”。

在警员有理有据的追问下,许智峰的嚣张气焰消失无踪,承认自己并非代表律师,但又顾左右而言他,不承认立法会议员的身份,最后还是被警察拆穿。随后,许智峰被警察警告,其行为已涉嫌触犯“阻差办公”及“妨碍司法程序”。

9月15日晚,北角街头发生骚乱,许智峰故伎重演,在警方截查可疑人士时,上前与警方争执,随后因涉嫌“阻差办公”被警方拘捕。

“峰抢手机”暴力乱政 多次制造立法会骚乱

纵容暴徒恶行的许智峰,本人也是目无法纪,胡作非为,逢捣乱必有份。

许智峰生于1982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系。1999年加入民主党后,2011年代表民主党当选中西区区议会中环区议员。

担任中西区区议员时,许智峰就公然露出了他的野蛮天性。2014年3月,许智峰在区议会上,强行由接待处柜台卷闸间爬入办公室,期间踢伤两名保安。许智峰因此被控两项普通袭击罪罪名,当时法官考虑到他非蓄意而判罪名不成立。许智峰在庭外指,对脱罪感庆幸,不仅不认错,还认为“有关部门应该检讨”。

“抢麦克风”是许智峰最常使用的伎俩。

2016年,与时任区议员萧嘉怡辩论时,许智峰突然“发恶”上前抢夺麦克风,导致“流会”;2017年4月,在立法会讨论关闭皇后大道邮政局事宜时,许智峰一言不合又抢麦克风,更是与委员会主席陈捷贵爆发肢体冲突;2018年10月,在中西区区议会财委会会议上,为了不让主席发言,许智峰冲上前按掉话筒,又打翻桌上的茶杯,借势冲向时年62岁的议员陈财喜,导致后者在混乱中受冲撞倒地。

为了助势,许智峰还经常自备“大喇叭”。

2014月,在区会议上,许智峰自带“大喇叭”,与时任区议会主席发生争执,被保安拉走;2018年,在中西区区议会交通及运输委员会会议上,许智峰又拿出“大喇叭”诋毁主席。

一而再再而三,许智峰越来越胆大妄为,甚至做出了在立法会上抢手机的恶徒行为。

2018年4月24日,立法会审议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一地两检”草案时,许智峰在立法会会议室外,抢走保安局一名女性行政主任手上的文件,再夺去其手机,随后逃入男厕内17分钟,一度拒绝归还。

对此,许智峰不但道歉毫无真诚,更反咬一口,称该女公务员的手机内有大量议员资料,污蔑政府“侵犯议员隐私”。警方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被抢夺手机有5项电邮发送记录,收件地址正是许智峰的私人电子邮箱。

有社论文章批评说,明明是公然抢走手机,却称为“取去电话”;明明是意图阻挠立法会讨论“一地两检”以制造“流会”,却倒打一耙抹黑是“政府侵犯隐私”,“这是什么样的强盗逻辑?这还有任何道歉应有的诚意?这根本就是为罪行开脱。”更有港媒直接讽刺许智峰“卿本议员,奈何做贼”。

不过,立法会的监控录像已经将许智峰的恶劣行为清清楚楚地记录下来,铁证如山,许智峰百口难辨。

2019年5月27日,许智峰被裁定普通袭击、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取用电脑以及阻碍公职人员执行公务共三项罪名成立,最终法院判令其罚款3800港元及240小时社会服务令。

然而,许智峰本性难移。今年4月,在区会议讨论地区团体的拨款申请时,许智峰故技重施,强抢财委会主席李志恒手中的文件,以及民政事务处的抽签箱。

巴结“港独”头目谋私利 侵吞纳税人钱财威胁市民

许智峰虽多“疯言疯行”,但并不蠢。他自称是“热血白鸽”,实际上却隐藏着一颗“鹰犬”之心,善于利用政治资源、勾结势力为自己的政途铺路。

许智峰中学就读于屯门仁爱堂田家炳中学,曾经因“头发太长”与时任训导主任、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有过一次交集。

在许智峰欲踏入政坛时,何汉权已是香港教育界名流。因此,在参选中,许智峰多次翻出这段往事,提及自己与何汉权的关系,企图为自己赢得好印象。

此外,许智峰还巴结上黎智英、戴耀廷等“港独”分子。

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时,黎智英曾公开称赞许智峰“一片丹心”以及“有干劲、有操守”,为许智峰拉选票。

彼时,黎智英为许智峰的选举出钱出力。不仅出资为许智峰摄制宣传片,更是利用所谓的“雷动计划”,力推许智峰进入立法议会。

许智峰进入议会后,“港独”势力的乱港阴谋得逞。“峰抢手机”风波之时,“港独”分子就曾借题发挥,将矛头指向特区政府。

首先是黎智英跳出来为许智峰辩解“系一时冲动的卤莽行动”,然后趁机指责建制派是有意将此事变成“DQ(褫夺)议席的滔天大罪”。

随后,戴耀廷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帮腔,质疑政府人员“是否有权在立法会大楼内自由活动”,又形容他们的活动对议员“构成滋扰”,并进一步声称这令“立法会的权威会受到严重伤害”,污蔑特区政府“干预”立法会事务。

作为一名立法会议员,“发疯乱港”已成为许智峰的日常事务。因此,进入立法会多年,他不仅未为香港市民谋福祉,还侵吞纳税人财物,甚至恐吓市民。

2015年,许智峰被曝光将纳税人提供的近12万港元实报实销津贴,私下分发给三名职员作为“花红”。败露后,心虚的许智峰唯有拿出等额的政治献金捐给关爱基金,欲平息众怒。

而日前在屯门发生的游行中,有激进示威者包围一名疑在现场拍摄的无辜市民,并强迫他交出手机,删除有关照片及视频。当时在场的许智峰及林卓廷,以“调停”为名,威逼被围的市民交出手机删除“证据”。随后,一众激进示威者抢夺男子手机检查,但发现手机内并无任何关于激进示威者冲击的内容。于是,理亏的许智峰马上闪离,撇清关系。

采写:南都特派香港报道组

首页 - https://tjhxgjmy.com